首页 > 锐思研究 > 每周案例

锐思研究

每周案例—实控人违规担保2.5亿,公司上市三年即“戴帽”时间:2020-06-15

【案例回顾】

2019年度,威龙股份因对外担保和印章管理存在重大缺陷,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此前,在201911月,威龙股份便因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珍海违规担保且预计30日内无法解决,而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戴上了“ST”的帽子。

根据相关披露信息,自2019930日以来,威龙股份实控人王珍海因涉及多笔金融借款及民间借贷纠纷,所持股份已被全部冻结。王珍海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以公司名义对外担保并隐瞒相关担保及债务的情况,共有7笔违规对外担保,累计涉及借款本金金额2.5亿余元。相关违规担保事项未按照威龙股份相关规定履行审议、披露程序,也未按照规定保存相关合同。

威龙股份自查核实,相关2.5亿元违规担保的参与人员分别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珍海,行政总监王绍琨,山东威龙集团公司总经理张波。

违规担保协议签订的具体过程是这样的:王珍海打电话通知王绍琨,告知其威龙集团公司张波会带人去办公室盖公司公章,相关材料已经其审批签字,并告知王绍琨不用做用印记录。随后在张波带人去办公室找王绍琨用印时,王绍琨看到材料上有王珍海的签字后,就直接将公司公章交由张波盖章,盖章后王珍海和王绍琨未对用印情况进行系统登记,亦未告知公司财务部或证券部,亦未将上述事项告知上市公司其他人员。

此外,根据威龙股份相关规定,公司用印须通过OA办公系统,由各部门经办人员提出用章申请,经由部门主管和部门总监(公司高管)审批同意后,转到行政总监王绍琨,王绍琨根据用章申请用印,但相关违规担保事项未按照规定通过OA办公系统填写《用章申请单》。

2020年611日,威龙股份收到法院裁定,将拍卖、变卖公司实控人王珍海持有的公司股票1.36亿股。此次拍卖的股票数量占王珍海持有公司股份的86.31%,占公司总股本的40.8%。若此次司法拍卖成功实施,将导致威龙股份的控制权发生变更。

案例来源:

巨潮资讯网

http://www.cninfo.com.cn/new/disclosure/detail?plate=sse&orgId=9900024531&stockCode=603779&announcementId=1207076601&announcementTime=2019-11-09


【案例分析】

威龙股份违规担保的行为在上市公司中绝不是个例,许多上市公司“暴雷”的原因都与控股股东、实控人等违规担保有关。由于相关违规担保行为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信息披露较为滞后,且有司法判例确认违规担保有效等,导致相关违规行为屡禁不止,几成“顽疾”。下面,笔者将围绕威龙股份的案例,分析上市公司如何完善担保业务管理。

  健全公司治理,加强监督制衡

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行为主要包括两种情形:一是未经内部决策机构批准,实际控制人或其他有权人士直接指使相关人员在担保合同上加盖上市公司公章;二是决策机构层级不够,主要表现为应由股东大会审议的担保事项,仅由董事会决议通过。

不难看出,威龙股份的案例属于第一种情形,其背后是公司治理结构的不完善或形同虚设。企业控股股东或实控人由于持有较高的股权,因而享有比其他股东更大的权利,且往往拥有其他股东所没有的内部信息。在这种情况下,代理问题不但体现在所有者与管理者之间,而且体现在所有者与所有者之间。因此,建立健全对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监督与制衡机制就显得尤为关键。

一方面,企业应加强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建设。董事会是公司治理的核心,也是内部控制的最高层次,企业应确保董事独立于经理层,并聘任熟悉公司主要业务、有经验、有能力的人担任董事,用专业性提升董事相对于经理层的独立性。同时,建立畅通的信息沟通机制,使监事会可与董事会内设的审计委员会进行充分的信息交流,明确两者的工作是互为补充的,使监事会不仅做到事后监督而且兼顾过程监督。此外,企业还可以引入独立的咨询机构对董事会、监事会以及董事、监事个人履职等进行年度评价,改进工作机制,淘汰不合适人选,确保有效履行职责。

另一方面,企业应对中小股东权益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如采取中小股东累积投票制度、降低中小股东提名独立董事的门槛等,并为中小股东参与公司治理提供便利的途径和机制,使中小股东能够和大股东同等条件参加股东大会,获得与大股东一致的信息,鼓励中小股东积极行权。实践中,便有中小股东通过行使股东大会召集权,在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集体“失联”,新任大股东持股期限过短、权利受限的情况下,选举产生了新的董事会、监事会,将公司治理拉回正轨。

  规范业务流程,加强责任追究

在完善公司治理,确保各治理主体相互制约、运行有效之外,企业应制定规范的担保业务流程并严格执行,明确担保业务的评估、审批、执行等各环节内部控制要求,设置相应记录,如实记载各环节的业务开展情况,确保担保业务全过程得到有效控制。

首先,企业应建立严格的担保授权审批制度,明确审批人对担保业务的授权批准方式、权限和程序,规定经办人办理担保业务的职责范围和工作要求,并按照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办理担保业务。在此基础上,严格按照经审核批准的担保业务订立担保合同,实行担保合同会审联签,并规范担保合同记录、传递和保管,确保担保合同运转轨迹清晰完整、有案可查。对于相关权限人超越授权范围审批的担保业务或合同事项,经办人应拒绝办理,并及时向企业相关部门报告。

其次,企业应建立担保业务责任追究制度,针对相应权力明确责任,并对相应责任的履行情况进行考核,及时察觉失责,依据相应的失责度量对当事人进行追究和惩罚。在此过程中,企业应注意细化并向员工明示相关岗位的权责、考核、追责规定,如发放《员工手册》、《部门/岗位权责清单》并进行培训和宣贯等,使员工清醒意识到无论是主观意愿上的违规还是“威逼利诱”下的屈从,对于违规担保事项引发的法律责任和后果,都应承担相应责任,由此诱导员工作为内部控制执行人的博弈行为,推动内部控制制度的实施。

最后,企业在日常监督中,可根据实际情况,加强对担保业务等高风险领域的检查,如:通过从银行调取公司的征信报告,检查公司是否存在未记录的担保事项、是否存在不知情的银行信贷查询记录,定期核查公司的担保业务,尽早发现违规担保事项或苗头。此外,企业还可以使用应用物联网技术的智能印章,通过内设电子锁防止公章被盗用,并对每次用印授权情况、时间地点等自动记录、存档,加强对重要岗位的监督与控制,通过定期核对发现违规用印情况。

【总结】

综上所述,对于此类控股股东、实控人等违规对外担保的问题,上市公司首先要完善公司治理,建立健全对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监督与制衡机制,鼓励中小股东行权,保障董事会、监事会等运行有效,并在此基础上,规范相关业务流程,通过严格的问责机制促进员工执行内部控制制度,并对高风险领域加强定期检查,尽早发现违规事项。